岁月之沙,世界智谋故事

作者:原创天地

  英国人查尔斯·伊斯门和美国人阿诺德·伯杰在土耳其的波德拉姆海滨潜泳地不期而遇。他们都是不法之徒,在国际刑警组织里留有档案。两人图谋一起巨大的犯罪活动,事先想到一个不易被发党的逃脱方法:“从水底溜掉,可保万无一失!”

银行抢劫案是按常规的警察渠道处理的。抢劫案发生两个小时之后,警察局的一位副官才将这件事报告给了阿科卡上校。 一小时以后,阿科卡到了巴利亚多利德。他由于这个案件被延误而大发雷霆。 “为什么不立即向我报告?” “我很抱歉,上校。但我们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 “你们让煮熟的鸭子飞掉了!” “那不是我们的——” “把银行出纳员带来。” 出纳员充满着自尊。“他是到我的窗门来的。我说,从他的眼里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嗜杀成性的人。他——” “你确信抢劫你的那个人就是海梅·米罗吗?” “不是心里认为。他向我出示了当局通缉他的布告呢。那是——” “他是独自一人进入银行的吗?” “对。他指着排队的一个妇女说,她是他们团伙的一员,但在米罗离开以后,我认出了她。她是位书记员,是个定期的顾客,而且——” 阿科卡上校急不可待地问:“米罗离开的时候,你看到他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是从大门出去的。” 同交通警察的会见也没能提供什么线索。 “车里坐了四个人,上校。海梅·米罗和另外一个男人,后排坐的是两个女人。” “他们朝哪个方向开去了?” 交通警察犹豫了一下。“他们往任何方向开去都有可能,先生。他们曾经驶上单行线。”他面露喜色,“而且我可以描述他们的车子。” 阿科卡上校厌恶地摇摇头。“不必费心了。” 她正在做梦。在梦中,她听到一个暴徒的声音。他们是为她而来的,为了抢劫银行,他们要将她烧死在火刑柱上。他们抢银行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我们的事业。声音越来越大了。 梅甘睁开眼,坐起来,注视着城堡陌生的墙壁。那声音是真的,从城堡外面传来。 梅甘站起身来,赶快走到狭小的窗户边。就在下面,在城堡前面,有一堆士兵。她心里顿时充满恐慌。他们发觉我们了,我得去找海梅。 她赶紧跑到他和安帕罗睡的那间房子前,往里一瞧。房子里面空无一人。她跑下石阶,到达主层的接待厅。海梅和安帕罗正站在闩上的大门前私语。 费利克斯跑到他们跟前。“我检查了后面,没有旁的路出去。” “后面的窗口怎么样?” “太小。唯一能出去的方法就是走前门。” 梅甘心想:出现了士兵,我们进退维谷。 海梅说:“他们选了这个地方扎营,是我们他妈的倒霉。” “我们该怎么办呢?”安帕罗悄声问。 “什么办法也没有。我们只好待在这儿,直到他们离开。如果——” 这时有人在大门上重重地敲了一下。一个命令式的声音喊道:“把门打开。” 海梅和费利克斯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一声不响地拔出手枪。 那个声音又一次喊道:“我们知道里面有人。开门。” 海梅对安帕罗和梅甘说:“快离开走道。” 当安帕罗躲到海梅和费利克斯身后时,梅甘心想:没有希望,外面有二十多个带枪的士兵。我们没有机会。 别的人还没来得及阻止她,梅甘就飞快地跑向前门,打开了门。 “感谢上帝,你们可来了!”梅甘高声喊道,“你们得帮帮我。”

澳门新葡新京官网,  这两个潜水好手选中了河流纵横交错的瑞典的哥德堡作为下手的地方。沙文河缓缓地流过哥德堡,下游同哥达尔费河汇合处陡然开阔,一家斯堪的那维亚银行的分行就座落在沙文河的岸边。银行不大,易于抢劫。他们租了一条汽艇,事先系在两河汇合处的岸边,为防止迷失方向,他们还在准备下水的地方和汽艇之间连上一条千余米的铁丝,这样,他们潜水时只要摸着铁丝行进就行了,其他如氧气筒的设置、防水衣服的设计等等都作了精心的谋画和安排。

  他们还买了一套女装,让身材较为矮小的伊靳门扮作伯杰的“妻子”。于是,这一对“夫妻”于1974年8月20日上午出现在那家银行里。他俩猝不及防地拔出了手枪,吓走了顾客,威逼着银行职员,抢劫了柜台上所有的钱,退出银行,在众目睽睽之下跳入沙文河。当银行发出警报时,他们已拉着铁丝向汽艇潜游。

  但是,他们都是国际刑警组织监视的对象。虽然由于国际刑警组织与各国警察之间的联系,有某些环节的空隙,使他们的某些行动实现,并且也搞得警方不知所以,但总的来说,始终有一张大网笼罩在他们的头上。

  瑞典警察局派去监视伊斯门和伯杰的警官是老侦探卡尔·巴克门。他看到两人在租来的汽艇上爬来爬去,就预计到这只汽艇将用来运载赃物,但没想到他们会抢劫银行,因为从档案中,两人都没有抢劫银行的记载。

  他还从机场上预订单中获悉,伊斯门和伯杰已预订了近期飞往巴黎的机票。看来他们将在近日作案。于是巴克门派人对他俩居住的旅馆加紧监视。

  两人的行动并无奇特之处,巴克门确信暂时还不会发生什么事。但事情偏偏就出在这个时候,一群旅游者拥出了旅馆的大门,派在门口监视的警察,只是习以为常地瞥了一眼,没发觉什么,从旅游者出了大门后,警察才觉得有个“女人”很为可疑,当他发觉这一对“夫妻”正是他所要监视的人时,两个人已经溜掉了。

  不一会,银行抢劫案发生了,巴克门带着警察赶到现场,现场留下了女人的衣服和假发,但人已从水中消失了,这真不可思议。

  好在那条汽艇,也受到了监视。担任监视任务的是警官雷加罗夫。突然,汽艇在水中摆动起来,他认为这是水流引起的,他观察着汽艇的摇摆,终于发现了汽艇摆动着前进了,同时又传来了马达的嘟嘟声,他看不清驾船的人,但立即将情况报告了巴克门。

  巴克门一开始在银行调查时,尚没有把这个抢劫案同伯杰和伊斯门联系上。但一听汽艇已启动,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立即向机场增派了警察。

  午后,伊斯门和伯杰神志自若地跨进了候机大楼,来到办理手续的窗口,窗口前的乘客排列成队,他俩就排在队伍的后面。不一会后面又排上了人,还有两个商人迫不急待地插进前面的队伍,突然转过身来,后面的两个也紧压上来,几支枪同时指向他们……原来当他俩在土耳其海滨练习潜水时,就已经被国际刑警组织所监视。所以他俩后来所进行的活动,尽管能够一时得逞,但终究还是妄费心机。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