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路德与宗教改革

作者:文学素材

  马丁·路德是十六世纪德国宗教改革运动的发起者,新教路德宗的奠基人。

我请求世人不提我的名,不称为路德宗信徒,只称为基督徒。

  1483年11月3日,马丁·路德出生在德意志东部的一个小山村。

道理不是我的,我也没有为什么人钉十字架。

  那时的德国,经济比较发达,地理位置重要,商业比较繁荣。但与西欧各国相比,它的经济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分散性,缺乏统一的国内市场。经济的分散性加剧了政治上的分裂割据状态。政治经济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导致国内一片混乱。天主教会借机扩大自己的影响,僧侣们无恶不作,整个国家处于一片“混沌”状态。

我不是,也不愿做人的师傅。

  少年时的马丁·路德目睹了天主教会的腐败糜烂,便下定决心要进行宗教改革。大学毕业以后,他在父母亲朋诧异的目光中“遁入空门”——进入雷尔福特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当修士,他在那里学习神学,并且洁身自律。1508年他成为维登堡大学的神学教授。教皇和天主教会的腐败奢侈,日益坚定了他进行宗教改革的决心。他开始着手创建自己的宗教学说——“因信称义”说。他认为一个人灵魂的获救只须靠个人虔诚的信仰,根本不需要什么教会的繁琐仪式。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教会和僧侣阶层的特权。

只有基督是我们的师傅。

  1517年,为反对教皇利奥十世借颁发赎罪券盘剥百姓,路德在维登堡大教堂门前贴出了“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即九十五条论纲)。《论纲》所引起的强烈反响,甚至出乎路德自己的预料。社会各阶层都对《论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可以说《论纲》点燃了第一次德国资产阶级革命——宗教改革的火焰。路德一下子成为德国全民族的代言人,各阶层的热烈支持,使路德走上了同罗马教庭彻底决裂的道路。

——马丁·路德

  1519年,罗马教会的神学家约翰·艾克同马丁·路德在莱比锡展开了大论战。在路德唇枪舌剑、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约翰·艾克狼狈不堪地败下阵去,这场大辩论无疑成为路德宗教改革生涯中的一次重大转机。

提起宗教改革,势必会说起德国的马丁·路德。他是十六世纪德国宗教改革运动的发起者,新教路德宗的奠基人。

  1520年是宣场路德学说最火的一年。那一年共出版德文书籍、文章208册,其中路德的著作有133册之多。被称作宗教改革三大论著的《致德意志贵族公开书》、《教会被囚于巴比伦》、《基督徒的自由》都发表在那一年。在这些著作中,路德的攻击予头并非指向某一教皇或教庭的奢侈腐败,他矛头所指是整个封建神权政治。他的学说从根本上否定了中世纪的教阶组织,否定了奴役人们的圣礼制度和教会法规,提出建立与资本主义发展相适应的资产阶级廉俭教会,并在宗教理论上以资产阶级自律的宗教取代了封建主义他律的宗教。

1483年,路德出生在德国埃斯勒本的一个矿工家庭,两岁那年举家迁往曼斯费尔德,他父亲靠租用领主的三座小熔炉起家。马丁·路德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所以他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宗教教育。

  这一切点燃了下层人民的热情之火,呼出了人们的心声。人民拥戴路德,以教皇为首的教会人员却对路德恨之入骨。1520年10月,教皇下诏书,勒令路德在60天之内悔过自新,否则将开除他的教籍,路德面对威逼利诱毫不动摇,在拥护者的赞美声中把教皇的诏书付之一炬。路德的反抗行动进一步划清了自己同教会的界限,同时也极大地鼓舞了德意志和西欧各国的人民,他们更加崇敬路德,也更加向往宗教改革。可以说由路德点燃的宗教改革之火在西欧各国已成燎原之势。

1501年春,路德入爱尔福特大学学习,后来转到维登堡大学。这期间,他深受人文主义和唯名论思想影响。1505年,路德以优异成绩取得硕士学位。在大学期间,他开始受到反对罗马教皇的世俗思想的影响。

  面对这种可怕的局面,教皇有些慌了手脚,只好一再敦促德皇查理五世为路德定罪。德皇终于决定于1521年4月17—26日,在沃尔姆斯召开帝国会议,为路德定罪,给这样一个叛经离道的叛逆者以惩诫,同时也要给路德的拥护者们表演一次杀鸡儆猴的把戏。路德并没有被教皇的淫威吓倒,他昂首挺胸地到达沃尔姆斯,在帝国会议上据理力争,毫不让步。他声称“我坚持己见,决无反悔!”这掷地有声的话语,充分表达了当时德意志人民要求摆脱罗马教庭控制的强烈愿望和坚定信心。

拿了硕士学位后,路德正要按照父亲的心愿迈向法律事业。他是在取悦父亲,但看来却不能取悦一个更高的权柄——他感到神的愤怒在他头上晃来晃去。“你怎能虔诚到一个地步,令圣洁的神心满意足?”他常这样自问。

  查理五世、教皇等一帮人无计可施,只好蛮横地对路德进行人身迫害,宣布路德为不受法律保护的人。路德无法立足,只好隐居到瓦特堡,从事圣经翻译。

一天晚上,当路德从父母家中走回法学院时,突然遇到一场猛烈的雷暴,闪电撕裂天空,使他跪地哀求神饶命,起誓愿意进入修道院以报答神的恩泽。两个星期后,他果然履行承诺,在父母亲朋诧异的目光中“遁入空门”——进入雷尔福特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当修士,他在那里学习神学,并且洁身自律。

  路德并没有沉寂下去。他选择的圣经翻译工作有着不可估价的积极意义。

1508年路德成为维登堡大学的神学教授。教皇和天主教会的腐败奢侈,日益坚定了他进行宗教改革的决心。1512年~1513年间,他逐步确立了自己“因信称义”的宗教学说。他认为一个人灵魂的获救只需靠个人虔诚的信仰,根本不需要外在的善功及教会的权威。这一学说一反天主教的救赎理论,从根本上否定了教会和僧侣阶层对社会的统治权。

  1543年,路德翻译的德文圣经面世了,海涅认为路德对圣经的翻译是“创造了德语”。路德所译的圣经是依照着未经后世篡改的希伯莱文和希腊文原本。他的翻译为人民提供了对抗天主教会的思想武器。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他译的圣经使用的是德国语言,这种统一的语言成为联系德意志各邦的重要纽带。

德国当时深受罗马教皇的盘剥,每年都要向教皇上缴30万古尔登的宗教税。1517年万圣节前夕,教皇又派人到德意志大量兜售“赎罪券”,宣称只要交钱上帝就会免除其罪行。路德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10月30日,他在维登堡大教堂门前贴出了着名的《九十五条论纲》,即《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一文。

  但路德不能代表人民。当德国农民要把宗教改革变成一场推翻现存剥削制度的政治革命时,路德退缩了,最后走向背叛,成为世俗统治者的代言人。他先写了《劝基督徒勿从事叛乱书》,又开始回维登堡讲道,平息骚乱,最后写了《反对杀人越货的农民暴徒书》。他对待农民起义的态度由劝抚、调解到力主镇压。后来又叫嚣“无论谁,只要力所能及,无论是暗地里也好公开地也好,都应该把他们戳死,扼死,刺杀,就象必须打死疯狗一样!”丑恶狰狞的面目暴露无遗。路德彻底脱离了人民,路德教在德国蜕变成为世俗诸侯的工具。以路德为代表的市民阶级温和的宗教改革运动,仅在宗教形式上进行了一些改革。恩格斯说“路德不仅把下层人民的运动,而且连市民阶级的运动也出卖给诸侯了”。

在《论纲》中,路德痛斥教皇兜售“赎罪券”的做法,提出“信仰耶稣即可得救”的原则,反对用金钱赎罪的方法。《论纲》所引起的强烈反响,甚至出乎路德自己的预料。社会各阶层都对《论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可以说《论纲》点燃了第一次德国资产阶级革命——宗教改革的火焰。路德一下子成为德国全民族的代言人,各阶层的热烈支持,使路德走上了同罗马教庭彻底决裂的道路。

  1546年2月,路德死于出生地艾斯勒本,享年63岁。路德一生功过参半。他所发起并领导的宗教改革运动席卷整个欧洲,永久性地结束了罗马天主教会对于西欧的封建神权统治。

1519年7月,改革深入发展,这年在莱比锡举行了罗马教会的神学家约翰·艾克同路德及其信徒的公开辩论。在路德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约翰·艾克狼狈不堪地败下阵去,这场大辩论无疑成为路德宗教改革生涯中的一次重大转机。

  他的宗教学说为新兴资产阶级提供了革命的思想武器。恩格斯认为路德是他那个时代的巨人,他无愧于这一光荣。

1520年是路德革命精神的最高峰。那一年共出版德文书籍、文章208册,其中路德的着作有133册之多。被称作宗教改革三大论着的《致德意志贵族公开书》、《教会被囚于巴比伦》、《基督徒的自由》都发表在那一年。

在这些着作中,路德的攻击予头并非指向某一教皇或教庭的奢侈腐败,他矛头所指的是整个封建神权政治。他的学说从根本上否定了中世纪的教会组织,否定了奴役人们的圣礼制度和教会法规,提出建立与资本主义发展相适应的资产阶级廉俭教会,并在宗教理论上以资产阶级自律的宗教取代了封建主义他律的宗教。

这一切点燃了下层人民的热情之火,呼出了人们的心声。人民拥戴路德,以教皇为首的教会人员却对路德恨之入骨。1520年6月,教皇发布训令,斥责路德的学院为异端邪院,并限令路德在60天内承认错误。路德则宣布,教皇的训令是“反基督”的,称教皇为“怙恶不悛的异教徒”。同年12月20日,路德在维登堡把教皇的训令当众投入火中。路德对教皇的蔑视和反抗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1521年,路德参加了由德皇召集的沃姆斯帝国会议。之前,友人曾劝路德不要前往,担心他会惹来杀身之祸。但路德说:“即使沃尔姆斯的魔鬼有如房顶上的瓦片那样多,我还是要坦然前往。”

在100多名萨克森贵族的伴随下,在沿路热烈的迎送行列中,路德到达了沃尔姆斯。他拒绝承认错误,义正词严地为自己申辩,得到沃尔姆斯全市人民的同情与支持。他在会上郑重宣称:“除了根据《圣经》证明我是错的外,我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后退。”这掷地有声的话语,充分表达了当时德意志人民要求摆脱罗马教廷控制的强烈愿望和坚定信心。

德皇、教皇等一帮人无计可施,只好蛮横地对路德进行人身迫害,宣布路德为不受法律保护的人。路德无法立足,只好隐居到瓦特堡,在瓦特堡,他留了长发,因为他不再是天主教修道士了。他仍孜孜不倦地写信或写文章,热心地宣传自己的教义。

这个时期他还从事《圣经》的翻译,把它译成德文,所依据的是未被篡改的希伯莱文及希腊文原本。1543年,路德翻译的德文《圣经》面世了,他的翻译为人民提供了对抗天主教会的思想武器。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他译的圣经使用的是德国语言,这种统一的语言成为联系德意志各邦的重要纽带。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