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传说讽刺卷

作者:网络文摘

[象牙海岸]

  在几内亚湾的北面,有一座城,叫丁捷拉。城里有个富人名叫加多,他有许多田,他的田一直伸延到城外很远的地方。在农忙时,几百个男人和小伙子给加多松土,几百个妇女和姑娘下种,加多的仓库一年到头放满了粮食。

  日子一长,谁都知道,加多有无数的财富。

  有一天,加多想在家门口召集全城的居民,由于加多是城里最有权的人,所以市民们都来了。

  “我有一桩心事。”

  加多说,“它早就使我不安,使我睡不着。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仓库里有那么多的粮食,我不知道怎么办?”

  有一个人听了说:“我们城里有的人没有粮食,他们很穷,如果你有多余,为什么不给他们一点粮食呢?”

  加多摇摇头,回答说:“不行!这个想法不好,我不愿采用。”

  另外一个人又说:“那么你能否把粮食借给收成不好的和没有播种的人?这样我们城里就没有贫穷了。”

  加多说:“这样,也不好,我也不喜欢这种做法。”

  第三个人出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不把你多余的粮食卖掉,买些牛呢?”

  加多又摇摇头,他说:“这个做法也不是最好。看来,你们穷人,当然很难为一个富人出个好主意,解除他心头的烦恼事。”

  这一天加多听了许多主意,可就是没有一件使他满意的。他想啊,想啊,想了半天,终于说:“明天请给我派几个姑娘来,多一些,请她们帮我把这些粮食磨成粉。”

  人们走了,心里很不满意。但第二天早晨,还是按他的要求送来了一百个姑娘。一百个姑娘整整忙了一天,她们才把粮食放进磨盘里,磨成粉。

  就这样,一百个姑娘不停地磨了七天七夜,当最后一粒粮食磨成粉时,加多把姑娘们叫到面前,对她们说:“现在,你们去打泉水,我们把水同粉掺起来,揉面团。”

  姑娘只好用陶罐去把泉水装来了,揉成了面团,然后加多叫她们把面团做成砖头,并对她们说:“砖头干了后,我要用它在我房子四周造墙头。”

  加多要在自己房子周围砌墙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全城居民都来抗议了。

  “不行!”

  他们说,“你这样干,太残酷!”

  “人没有权用吃的东西造墙头!你的做法不对。”

  一个人说。

  “啊,”

  加多回答说,“怎么知道是对是错?我有我的权,因为我富;你们也有你们的权,你们最好不要管我的事。”

  “粮食可以吃,可以使人活命、健康,”

  另一些人说,“粮食不是用来挖苦穷人的。”

  “你们住嘴吧!不要胡说八道了!”

  加多说,“粮食是我的,多余的粮食也是我的,我吃不完的粮食是从我的田里收来的。我是富人,如果一个人不能支配自己的财富,当富人还有什么意思?”

  人们走了,气得直摇头,而一百个姑娘继续用面粉做砖头,在太阳下晒干。砖头干了后,加多下令用这砖头在自己房子周围造墙。

  为了使砖头做得更好,姑娘们用湿的面团把它们接起来,所以墙砌得越来越高了。姑娘们还在墙上嵌了各种彩色的贝壳。当最后一点面粉用完时,墙已砌好了。加多十分得意,他走来走去,不时地看看墙,慢慢地绕着墙走了一圈,然后走进了大门,他感到十分幸福。

  现在有人来找他,要在门口等好多时间,得到加多允许才能入门。如果为加多耕田或播种的雇工来找加多,加多就坐在大门口的墙上,听他们说话,并作出决定。如果市民来问他对某件事的意见,加多又爬上墙头,在那里给市民答复,而市民们站着听。

  这种情况持续很久,加多的富裕在整个国家里出了名。就是在最偏僻的角落里,人们也在谈论加多的围墙。

  有一年,加多的田里歉收,那年雨水很少,土地干裂了,加多的一大片土地上颗粒不长,他亲戚家的田里也是颗粒不长。

  第二年又是如此,加多仓库里一粒粮食也没有了。他卖光了马、牛,买吃的和播种的粮食。但这一年加多又是颗粒无收!

  加多田里连年颗粒不收,他的一部分亲戚已饿死了,另一些没有种籽播种,他们也不指望加多帮忙了,就各自背井离乡了。加多的奴仆也纷纷逃走,因为加多养不活他们。加多住的那个城市几乎变成了空城,同他一起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小女儿和一头驴子。

  加多吃光了一切,他就挨饿了。起先他从墙上刮下一些碎屑吃,第二天他又从墙上刮点东西吃。这样加多的墙一天比一天矮了,终于有一天加多的墙被吃光了。这时加多才明白,他要想活下去,就要请别人帮忙。于是他想:谁能帮助他?市民们肯定是不会的,因为他得罪过他们,老是对他们很不客气。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加多还能去找,这就是国王索高里,他以慷慨和宽宏大量著名。

  加多带着女儿,骑了驴子就到索高里国土的王宫那儿去了。

  他们骑了七天,才到了那里。他们走到王宫门口,看见了索高里国王,他坐在门口,高兴地接待客人。他在他们面前铺了一块柔软的兽皮,请加多和女儿坐在自己身边,并叫仆人去拿新鲜的啤酒来。

  索高里说:“亲爱的客人,你们不远千里,从丁捷拉赶来看我,所以先请你喝完这杯酒。”

  “谢谢你。”

  加多说,“但我不能喝酒太多。”

  “为什么?”

  索高里惊奇地问,“一个人想吃饭时,就先吃酒。”

  “这是对的。”

  加多回答说,“但我饿了好多天,肚子完全空了。”

  “你不要怕,喝吧,你是我的客人,你再也不会挨饿了,你要吃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加多就把酒喝完了。

  “现在请告诉我,”

  索高里说,“你说你从丁捷拉城来看我,我听到过关于这个城的许多传说,那里发生了饥荒,许多人被迫离了城,据说,人们连播种的粮食也吃完了。”

  “是呀!”

  加多说:“遇到灾难,人都逃出去了,粮食也吃光了。”

  “但请告诉我,”

  索高里说,“听说,在丁捷拉有个富人,很出名,叫加多,他现在还在那里吗?他怎么啦?他还活着吗?”

  “是有的,他还活着。”

  加多回答。

  “这个加多很会动脑筋。据说他用面粉在自己房子四周砌了一道墙,他坐在门口的墙上同奴仆谈话。”

  “是啊,是有这么回事。”

  加多无可奈何地回答说。

  “他现在的牲口有过去那么多吗?”

  索高里国王问。

  “不,他的牲口已没有了。”

  “一个人过去拥有那么多的财富,现在却失去了,这是巨大的不幸。”

  索高里说,“那里雇工和奴仆还同他在一起吗?”

  “他们也都逃走了。”

  加多说,“整个大家庭只留下了一个女儿,别的人都走了,因为他一没有食物,二没有钱。”

  索高里忧郁地看着加多,又说:“请你告诉我,他造在自己房子周围的那座墙怎么样了?”

  “加多把它吃光了。”

  加多说,“他每天挖下一点吃,最后吃光了整堵墙。”

  “真可怕!”

  索高里说,“不过生活就是这么回事。”

  国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可能就是加多家里的人吧?”

  “是的,我是加多家里的人。我过去很富,很出名,我的牲口曾经多得数不清,我的土地也一望无际,产的都是最好的粮食,我有过几百个奴仆和工人,他们服侍我,为我种田,我的许多谷仓里都堆满了香喷喷的粮食和各种食物,是的,我曾经是丁捷拉城的首富。”

  “那么说,你就是那个加多罗?”

  索高里惊奇地问。

  “是的,我曾经富裕,自豪,现在坐在你面前,衣衫褴褛,请求施舍。”

  “我能为你干什么呢?”

  索高里问。

  “现在,我是一无所有了,给我一点粮食吧,让我回家去,重新播种。”

  “你拿吧!随你拿多少!”

  索高里命令奴仆拿一袋粮食,放在驴子上。

  加多谢了国王,带着女儿回到丁捷拉城里去了。

  他们走了七天。回到城里,加多饿得厉害,他已好久没有看见过索高里给他的那么多的粮食了。他拿了几颗粮食,放在口里嚼,然后拿了一小把吃了,但肚里仍然很饿。他不断地吃着,他忘记了这么远运来的粮食是用来播种的。他回到家里,马上倒在床上睡了,早晨,刚一起床又吃了起来,一直吃到生病。他躺在床上,痛得直打哼哼,因为他的肚子早已不习惯消化粮食了。所以生了几天病,就死了。后来,他的子孙也成了穷人,所以这个国家的人常对富人说:“不要用面粉给自己家造围墙!”

  高山等编译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