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保卫战,Lance之战

作者:网络文摘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于1914年在欧洲爆发。以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和以英、法、美为首的“协约国”,在欧洲大陆开展了残酷的较量,整个大战分布为西、东、南三条战线。西线北至北海延伸到瑞士边境,英、法、比联军同德军作战,经过长达四年的战争,双方死伤累累,形成对峙局面。

公元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爆发。以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和以英、法、美为首的“协约国”,为了各自的帝国主义利益,展开了残酷的较量。在这场战争中死伤的士兵数以百万计,田园荒芜,无数平民百姓流离失所,挣扎在死亡线上。 1918 年7 月,德军统帅鲁登道夫计划从两面包围法国的兰斯城。一旦拿下兰斯,德军就可以长驱直入法国首都巴黎。德皇储威廉所率领的集团军群已秘密开进阵地。为了高度保密,连车辆的轮子都被包裹了起来,不能有一点声音。 与此同时,协约国一方也在调兵遣将,加紧备战。法国第4 集团军司令古罗将军确信德军将发动进攻,下令不借一切代价活捉俘虏。法情报部门从俘虏口中获悉,德军将于零点10 分发起炮击。于是古罗命令他的炮兵部队在零点提前开火。2000 多门各种口径的大炮同时开了火。德军仓促发炮还击。 隆隆炮声甚至把远在巴黎的居民都惊醒了。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阵地战。德军48 个师,协约国43 个师,除了3 个意大利师和2 个美国师外,其余的都是法国人。 早晨4 点30 分,美国第3 师的人发现了德军装满了士兵的船只,企图强渡马恩河。美军38 步兵团的步兵立即朝那些船只射击。有几十艘小艇枝击沉击伤,不少德兵被打死或淹死。但是,德军另一股部队还是涌过了马恩河并占领了一个制高点。两侧的法国人都撤了,但美军坚决不撤退,仍坚守阵地奋力反击。 在兰斯以东大约50 英里处,德军不顾美军的炮火像雪崩一样压来,还是继续进攻。德军尸积如山,虽然曾设法在几个地方突破防线,但都被美军打退了。在兰斯的西面,大约6 个德国师突破了意大利第8 师的防线,并把他们赶到第2 道防线去。 在兰斯的左面,法军抵抗不住德军强劲的攻势,正被迫后撤。到上午9点30 分,德军已把从马恩河畔的多尔芒到兰斯高地的协约国防线,往后挤压成一个十分危险的楔子形。尽管如此,皇储威廉还不满意。他决定去见他父亲,正在胜利的气氛中用早餐的德皇听了儿子的话后,也认为,战争的局势不容乐观。果然,就有人报告说,他们的部队在第二道防线前面受阻了。 总司令鲁登道夫仍然希望他可以突破敌人的防线。他认为,如果德军对兰斯的进攻获得成功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可以打赢了。 下午的战斗打得更为激烈,鲜血把马恩河水都染红了!德军似乎都不怕死,靠人海战术猛攻,但到傍晚时分才前进了3 英里。协约国炮兵整整一天都在炮击河对面的德军后备部队。 在河的南坡,美军和德军展开了自刃战,歼灭了爬上岸来的两个连德军。 双方就这样反复地开展着拉锯战。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河畔第一道战壕又被守军夺回。法国第6 集团军司令也打电话向总司令福煦元帅报告说,他们已打退了在蒂那里堡附近渡河的敌军。 战争进行到这一步,德军总司令鲁登道夫不得不孤注一掷,他下今皇储的第6 集团军继续强攻。但是皇储没有接到命令,于当晚不仅停上了冲过马恩河的攻击,而且还停止了在兰斯东面的攻击。只有在马恩河和兰斯之间的2 个军准备第二天发起进攻。 第二天德皇在前线又视察了一天后,回来对朝臣们说,已有1 万5 千人被俘。德军的士气开始低落。 紧接着,在兰斯附近的茫茫大森林里,协约国集结了24 个师的精兵良将,准备对德军发起进攻。德军只有11 个师,这个地区的皇储威廉的部队素质较差,其中许多人是从俄国调过来的,缺乏对付坦克的经验。 协约国的进攻由硬骨头摩洛哥师主攻,左侧是美国第一师,右侧是第二师。坦克炮声隆隆,喊杀声震天。德国人慌了阵脚,纷纷退却,偶尔有几枚德军炮弹在冲锋的官兵群里爆炸开来。在第一道防线上的德国人惊恐地举手投降,而第二道防线上的德国人则仍然对协约国的炮击感到吃惊。 美军上尉加诺率领的3 营发动了第二轮攻击,冲过了一块很大的麦地。 突然有人喊:“他们来啦!”加诺朝前一看,友军已抢了头功,正押着大批俘虏往这边走来。他粗略地数了数,至少有上千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都是最近才被德皇强行从他们母亲身边拉来的、脸蛋绯红、嘴唇红润、眼睛清莹的小伙子。会讲法语的德国俘虏不断地喊道:“结束战争!” 在平坦的田野左右两边,可以看到数英里长的进攻部队,大大小小的坦克隆隆向前推进。跟在后面的海军陆战队、美国步兵、塞内加尔人、外籍军团和法国兵。面对强大的攻势,有些小股德国部队坚守阵地继续顽抗,但很快就被打垮了。不少德国兵一见到进攻部队就扔下长枪,喊道:“我们是战友!” 在美军第二师的左边,法军中最精锐的攻击部队和摩洛哥师作战更加勇猛。还有像煤炭一样黑的塞内加尔人,他们作战都不伯死。 在混乱不堪的地面的上空,成批成批的德国飞机不断地俯冲轰炸扫射,给协约国军队造成了伤亡。协约国的飞机开始升空,于是天上浓烟滚滚,地上硝烟弥漫。这里是卷进了2 千万人的世界大战浪潮的核心。 上午10 点54 分,皇储威廉意识到,他的左右侧的几个师都被击退了。 德军总指挥鲁登道夫意识到局势严峻:不仅准备对兰斯发动另一次全面进攻的皇储威廉的集团军群的所有后备军已投入战斗,而且所有后备军也用上了。这意味着,他想占领兰斯寻求决战并长驱直入巴黎的希望破灭了。 午后时分,从树林茂盛险峻的维埃齐峡谷两边射击的德军火力,压得进攻的美军一步也动弹不得。这时,法国龙骑兵突然从一处树林中冲出来,并开始散开,准备大规模的进攻。这些龙骑兵身着红军衣,戴着高高的头盔,身披铁铠甲,在战鼓声中呐喊着向前冲锋。于是美军用长枪在后面掩护。 美国兵好象见到了当年拿破仑的军队,他们是那么勇敢,那么骄傲,那么威武。有的龙骑兵中弹落了马,别的龙骑兵像没看见一样继续向前冲。后面的美军士气大振,呼喊着跟着冲了上去。 山腰处有一个大山洞,德军的4 挺机关枪在洞口疯狂扫射着。美国步兵和外籍军团的步兵冒着密集的机枪火力,奋不顾身地向上冲,倒下一批又冲上去一批。冲近洞口的美军朝洞口扔手榴弹,机枪终于成了“哑巴”。大股美军冲向洞口,大约10 分钟后,就有近1200 名德军俘虏从山洞里走出来投降。 在另一处山洞要塞,德军密集的火力也阻挡住了美军第2 师的前进。一辆法军坦克像一只巨型海龟一摇一晃地向洞口驶去。坦克一面扫射一面驶进山洞。几分钟后它退了出来,后面跟着大约600 名俘虏,包括1 名陆军上校。 到下午6 时30 分,协约国军队终于占领了这座险要的峡谷。 协约国前线总指挥芒让将军在雷斯森林里设了一个高达60 英尺的了望塔,他可以从早到晚鸟瞰战场上最重要的部分。他的传令兵就在塔下面,随时可以骑马去传达他的命令。 芒让将军对部下说,谁也不应该停止一场目前具有重大意义的、可以决定战争胜败的反攻,但是协约国的反攻所付出的代价非常惨重,美军有一个营共726 人,后来只剩下146 人。在整个兰斯之战中,协约国伤亡人数计4925人。 兰斯之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从防御转入反攻的转折点。此后“同盟国”开始节节败退,踏上了最后失败的道路。

  1918年7月,德军为了迅速攻占法国首都巴黎,在统帅鲁登道夫的布置下,从两面包围巴黎的“门户”——兰斯城,想一举攻克兰斯,长驱直入巴黎。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德军在皇储威廉率领下,庞大的集团军群秘密地进入阵地,为了高度保密,在行军过程中,连车轮也用布包裹起来,以避开法国侦察兵的耳目。

  法国第四集团军司令古罗将军根据战争的态势,果断地做出判断。认为德军即将对兰斯发动进攻,下令情报部不惜一切代价猎取德军情报。情报部门派出一股精干的小分队,连夜闯入敌营,活捉一名俘虏,获悉德军将于零点10分发起炮击。古罗将军马上做出反应,命令炮兵部队提前开火。

  零点时分,一声令下,两千多门各种口径的大炮同时向德军开火,刹那间,炮声隆隆,火光冲天,德军毫无防备,仓促应战,但为时已晚,只见铺天盖地的炮弹划出道道光亮呼啸着射入德军阵地,顿时是火光一片。空前规模的兰斯之战,在隆隆炮声中拉开帷幕。

  4点30分,从炮声中惊醒的德军,在总司令鲁登道夫的率领下,企图强渡马恩河。守卫在河对岸的美军三十八步兵团等个正着,立即朝那些船只进行猛烈射击。德军正渡中流,猝不及手,有几十艘小艇被击沉,损失惨重,但仍奋战渡河,终于以惨重的代价涌过对岸,并迅速占领了一个制高点,向美军进行反击。美军三十八步兵团越战越勇,坚守阵地,与德军抗衡,整个战场一片硝烟弥漫。

  与此同时,在兰斯城的其它方向,双方也进行着激战。在东西大约50英里处,德军不顾对方的炮火,继续进攻,只见一片片尸体倒下,顿时尸积如山。德军一度也突破了几道防线,但都被英勇的法、美联军打退。双方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展开了拉锯战。只听战场上枪炮声不绝,只见双方士兵的尸体不断增多,简直成了一个杀人的乐园。

  而在兰斯的西面,德国军聚集了6个师,以强大的优势兵力,突破了意大利第八师的防线,并迅速把他们逼到第二道防线去,进展较为顺利。

  上午9点30分,情况发生了变化。德军以人海战术,把从马恩河畔的多尔芒到兰斯高地的协约国防线,往后挤压成一个十分危险的楔子形。但这仅仅是暂时的,就连皇储威廉也忧心忡忡,赶快去见他的父亲。正在早餐的德皇听了汇报以后,告诫儿子说,战争局势不容乐观,果不期然,不大一会儿,有军官报告说,他们的部队在第二道防线前面受到协约国军队的猛烈阻击。皇储威廉马上又赶回战场。

  到了下午战斗异常激烈,整条马恩河都被鲜血染红了。德军总司令鲁登道夫仍督促将士发起进攻,为占领兰斯,投下最后一注。

  德军发疯了,似乎都不怕死,前边一批批倒下,后面又涌了上来,靠这样的人海战术,到傍晚时分才前进了三英里。而协约国的炮兵则以逸代劳,整整一天都在接连不断的炮击河对面的德军后备部队。这样前击后炸,处处开花,眼见德军攻击渐渐削弱。

  到了这种地步,鲁登道夫只得下令皇储的第六集团军补充战斗力,准备把这支后备力量投到前线。

  但是皇储没有接到命令,眼见大势将去只得于当晚停止了冲过马恩河的行动,并且还停止了兰斯东西的攻击。这下,鲁登道夫只得靠马恩河和兰斯之间的两个军准备第二天重新发起攻击。

  就在这时,在兰斯附近的茫茫森林中,24个整编师的协约国部队正集结待命,准备来日向德军发起全面进攻,而此时的德军,不仅在数量上少于对方,在士气更是低沉,而且这些后备力量多数是从东线调过来的,疲军西进早已力竭,更是不堪一击。

  而协约国则让英勇善战的硬骨头摩洛哥师担任主攻,右侧是美国第一师,右侧是第二师,可谓是精兵强将,装备精良。第二天,天刚亮,只听坦克轰隆而至,喊杀声震耳欲聋,双方刚一接触,德军就乱了方寸,纷纷退却,摩洛哥师犹如一把尖刀,扎向德军心脏,第一道防线上的德国军毫无还手之力,乖乖地举手投降,片刻之间,协约国就俘获1.5万名德军。

  处在第二道防线的德军还未明白过来,美军上尉加诺率领的三营就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们呼喊着刚冲过一块麦地,就听见有人叫道:“他们来啦!”加诺朝前一看,只见在平坦的田野上,大大小小的坦克隆隆的向前推进,后面紧跟着海军陆战队,美国步兵、塞内加尔人,外籍军团和法国士兵。面对强大的攻势,德军大部分纷纷投降,只有少数部队坚守阵地在继续抵抗,但很快就被打退。德军见大势已去只好扔下长枪,不断地喊道:“结束战争!”。

  虽然地面部队抵敌不住,但在战场上空,一批批德国飞机仍不断地向地面的协约军部队,进行一次次俯冲扫射,给协约国军队造成很大伤亡。为了减轻伤亡,协约国空军架机升空,迎击敌机,双方在浓烟滚滚的兰斯上空,进行激烈的空战,这样使整个兰斯之战变成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核心战场。战斗进行到上午10点54分,皇储威廉和鲁登道夫意识到局势严峻,所有的后备力量全已用上,占领兰斯长驱直入巴黎的希望化做泡影。当时气势汹汹的德军已乱做一团,只剩下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为了收拾残局,鲁登道夫中午时分命令德国残余部队,从树林茂密、地势险峻的维埃齐峡谷,向两边包抄过来的美军进行反击。猛烈炮火压得美军一步也动弹不得,做困兽斗的德军个个瞪着发红的眼睛,嚎叫着向美军阵地反扑过来。危急时分,只见从一片树林中冲出一队骑兵,个个身着红军衣,戴着高高的头盔,披甲带刀,冒着密如阵雨的枪弹,呐喊着冲了过来。

  美军犹如见到了当年拿破仑的军队,顿时来了勇气,纷纷直起身来,拿起长枪跟在这些法国龙骑兵的身后,一齐向德军进攻。

  这些龙骑兵犹如一股旋风,对迎面而来的弹雨似乎没有看见,一批批中弹落马,又一批批向前冲去。

  这场精神战显然奏效,唬得德国兵胆颤心惊,惊叫着向后面退去。

  在战场的另一面,德军躲在山腰的一个山洞之内,洞口用四挺机关枪疯狂地扫射,美国步兵和外籍军团的步兵毫不危惧,冒着猛烈的炮火奋不顾身地猛冲上去。前边一批倒下了,后面又冲上去一批。山坡上堆满了协约国士兵的尸体,草地上流淌着他们的鲜血,整个战场笼罩在一片血腥的气氛之中。

  终于,他们靠近了洞口,纷纷向洞内投掷手榴弹。“轰、轰”一阵巨响,德军的机枪成了“哑巴”,一股股美军步兵和外籍军团的步兵冲向洞口,不到10分钟时间,就从洞中俘虏了1200名德军。

  在另外一处山洞,密集的火力阻挡住了美军第二师的前进。这时,一辆法军坦克像一只巨型海龟一样,摇晃着向洞口驶去。坦克上的巨型大炮吐着火舌,准确无误地把炮弹送到洞内,随着阵阵爆炸声,一名德军上校命令挂出白旗,大约近千名德军从洞口走出投降。

  经过一个下午的激战,强大而英勇的协约国军队终于占领了这座险要的峡谷,德军已失去战斗的信心,一批批撤出战场,仓皇地向后退去,夕阳照射下,站在雷斯森林里60英尺了望塔上的协约国前线总指挥芒让将军,终于露出了微笑。兰斯保卫战,虽然协约国付出惨重的代价,总计伤亡达5000人,但这是协约国从防御转入反攻的转折点,是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关键战役。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