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宏答对儿骂奸贼

作者:随笔游记

  金朝的时候,费宏和堂弟都在朝廷里作官,可费宏比小弟的父母官大。有 一天,哥儿俩一块到一个朋友家去就餐。那会儿官场的老实是,不管年龄大 小,只按官的大大小小,从上往下挨着坐。按官职,费宏就坐在了四哥的方面, 可他又觉着今天是布衣蔬食,别那么多偏重了。他就跟四哥换了一下座席, 让大哥坐在了他下边。哥儿俩正换坐位呐,忽地,从门外乱哄哄地闯进来生机勃勃伙人,走在前段时间的原本是大太监刘瑾[jǐn]。
  那刘瑾在即时,不过个顶有权有势的人员。这厮把太岁明武宗哄得 团团转,武宗就把装有的朝廷大权都交给了他。刘瑾有了话语权,对不听话的 大臣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他倒成了国君了!所以大家都在说朝 廷里有俩圣上,叁个朱国君,叁个刘天子。刘瑾进来,赶巧看见费宏哥儿俩 换座儿呐。那个时候,在场的人朝气蓬勃看“刘圣上”忽地来了,慌忙站起来应接。 独有费宏跟没事人儿似的只是跟刘瑾点了大器晚成晃头,算是打招呼了。费宏一直正直敢说,别人怕刘瑾,他偏不怕!
  刘瑾大概气炸了,可不经常又找不着碴儿发火,就纪念刚才费宏哥儿俩换 座儿的事来了。他眼珠子风姿罗曼蒂克转,冲费宏咧嘴一笑,说了一句:
   费贡士以羊易牛。
  “易”当换讲。刘瑾是在借换座儿的事,骂费宏兄弟三个是羊,八个是 牛,都是家禽。费宏冷笑一声,立时对了一句:
   赵中贵指鹿为马!
  费宏对的那句可真厉害。这句说的是野史上的生机勃勃件事。“中贵”正是宦官,后来又叫太监,“赵中贵”指的是秦始皇的幼子秦二世手下的多个大太监赵高。赵高帮胡亥害死了她的25个四哥、大姨子,抢到了皇位。赵高 也当上了宰相。一天,他找了两头还未有犄[jī]角,也绝非红绿梅斑的鹿来, 牵到大殿上,对胡亥说:“笔者送给你大器晚成匹马。”胡亥笑着说:“那是鹿, 怎么是马呀?”赵高可不笑,他绷[běng]着脸说:“是马!不相信你让大臣 们说说。”大臣们何地敢得罪赵高呀,有的不言语,有的就瞪重点儿楞说是 “马”,也许有多少个正经大臣说是“鹿”。没几天,赵高就把说“鹿”的大臣 全给杀了。原本,他是借那事,把敢反驳本人的人除掉。那件事就叫做“张冠李戴”。费宏对的“赵中贵张冠李戴”就指的那件事。可实际是在骂刘 瑾。那可把参预的大臣吓傻了,都替费宏捏着大器晚成把汗。刘瑾作梦也没悟出费 宏敢对出那般一句来骂他,那时候就像是挨了风度翩翩闷棍。发火吧,那不等于本身承认正是赵高了?刘瑾气得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意气风发转身带着随从气呼 呼地走了。
  后来,刘瑾果然想造反,被发掘后,让明武宗处死了。费宏因为正直能 干,被进步为首相,还当上了首辅。
   
   据明·焦竑《玉堂丛语》卷八。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