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后分别,小沉默与小确幸

作者:佳作鉴赏

自此分别,自此分别,他终于转过身去,不能再多看她一眼,他不知道,这将是他与她最后一次相见。他更不会知道,六个月之后,在日本,当他在深夜惊醒,会看见一堵墙正向他倒来。他们说一刹那是一秒钟的360分之一,那么就是一刹那吧,由生至死。由生至死的一刹那,他想起父母家人,所有未完成的心愿,而他最后的想起,是她。那堵墙轰然倒下,想她,成为永远。

那天,课上我拿着笔逗醒了睡着的你

  而她更不会知道,三年以后,她会看到那一张报纸。她的无名指上已有窄窄一圈金戒,正与新婚的夫君一起装修新房。一手替新郎扶着凳子,忍不住偏头去看地上接油漆斑点用的旧报纸。那报纸旧得发黄发脆,油漆斑点里透出几个字“神户大劫难”。她的眼光突然定住了,她看见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在遇难华人的名单里。她看一遍,又看一遍,是他,他的名字,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他的名字。又是一滴油漆落下来,糊住他的名字,从没有一刻,她更想号啕大哭,也从没有一刻,她更明白自己不能哭。

你抓着我的胳膊看着我,红了耳朵却没有说话

  此刻,六月年轻的阳光在他们头上,操场上熙熙攘攘,全是准备挥别大学时光,各奔前程的毕业生们。今天是个毕业天,毕业天是个分别天。每一个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年少时节的一次分别罢了。

那天,后桌的玻璃杯碎在地上,我弯腰捡起一块碎玻璃,转过头撞上你的目光,你低声骂我傻,我心虚的笑笑却没有说话

  每一个人都以为。

那天,我和朋友打闹。一头扑进你的怀里,抬头看见微怔的你,慌乱的拿开在你肩上的手,你默默走开却没有说话

那天,和同桌开玩笑,不小心说了句傻*,心虚的看向你,你说小丫头片子不能骂人,我尴尬的笑笑却没有说话

那天,放学下楼你在我后面玩我的头发,朋友低声打趣说你会不会是喜欢上我了,我笑着摇摇头说不会的,心里突然一阵苦涩,却再没说话

那天,我们下晚自习一起去补课,下课你送我到小区门口,一路上气氛有点尴尬,我看着你的侧脸在路灯忽明忽暗,鼓起好几次勇气,最后却没有说话

那天,我下定决心,给你发短信表白,你说让我好好学习,我关掉手机屏幕的一刹那泪如雨下,却再没说话

那天,我整理心情走进教室,却尴尬的不敢看你的眼睛,你叫我的名字,递给我之前答应给我画的画,我红着脸含着泪冲你笑笑,却没说话

那天,我抬头看见你在窗边和别的女生聊天,与你目光撞到的瞬间,我暗暗低下了头,你路过我时看着我,我抬头笑面如花,却没说话

那天,最后一节班任的课,他唱了一首我不想说再见,全班都留着眼泪,我感受到你一瞬的目光,却不敢转头看你,心留成一条河,却不想看你不敢说话

那天,照毕业照,我穿梭在校园里,只想找到你和你留下点回忆,也能证明我出现过你的生命,终于找到你时,却又不敢看你,站在你身边心里怪怪的,你不言语,我不说话

那天,毕业,我收拾好东西抬头看见你倚在门框,我低头从你身边走过,你看着我,却没有说话

那天,我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你说喜欢过,我知道多一个过字意味着什么,我呆呆看着消息,没有说话

最后,我们,都没有说话

有时在想,如果我们当初都勇敢一点,会不会又是另一番光景,可是,曾经那段朦胧的时光再也回不去,曾经那么单纯的我们再也不会有。

大学三年,曾经说好不能忘的也慢慢的忘记了,我也早已放下你,可是那段日子会永远是我的回忆,也许偶尔你也会想起我,想起我会是嘴角带笑,还是心中苦涩

幸好,我的年少有你,你的青春有我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